奈克瑟斯剧场版一口流利的宁波话,在学校忽然成了异类!也行若干年后,一口方言就能勾起你的乡愁!-宁波新鲜事

发布时间: 7年前 (2014-07-06)浏览: 154
一口流利的宁波话,在学校忽然成了异类!也行若干年后,一口方言就能勾起你的乡愁!-宁波新鲜事双奇胶囊

咚咚今年3岁多,是个话痨,也是个“小宁波”,宁波话说起来比大人还溜,可自从去年上幼儿园后,她变得有些沉默了。
一问才知,原来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说普通话,她一口宁波话影响了交流,成了“异类”。
宁波人说宁波话,怎么就稀奇了呢?昨天上午,咚咚的妈妈马女士说起了这桩困扰她已久的事。
“我们群里很多家长在家说普通话,家长不想让孩子学宁波话的原因是怕影响以后学拼音。
我有些茫然,主要是担心孩子不合群,我在家时也跟孩子说普通话,但平时是我婆婆在带,婆婆不会说普通话,所以孩子能说一口流利的宁波话。”

困惑
宁波人说宁波话,怎么就稀奇了邦尼熊童装?
马女士今年34岁,老家在千岛湖,定居宁波已有10多年。“我爸是千岛湖人,我妈是绍兴嵊州人,虽然讲方言,彼此也听得懂,但为了方便,两人习惯用普通话沟通。”她说,正因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从小就讲普通话。后来上学罗海灵,学校里也不提倡说方言。
“不会方言挺遗憾的,我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说一种方言。”马女士告诉记者窿的组词,咚咚爸爸是宁波人穿越之大民国,婚后9年跟婆婆同住,家里交流时常是宁波话与普通话切换。
咚咚出生后,一直由婆婆照看,从牙牙学语起听到的就是宁波话。塔琳托娅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下,孩子讲起宁波话来特溜,有时蹦出的老话连老公也听不懂。

因为身边的同龄小朋友开口就是普通话,家里人一直以咚咚会说宁波话为傲,可这种骄傲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反倒成了困扰。
普通话咚咚是听得懂的,可她开口就喜欢讲宁波话,小伙伴有时笑她“跟大家不一样”。“我怕她跟别的孩子合不来,在家只好引导她说普通话了,也难为了婆婆。”
“我们有个家长群,大家也交流过这个问题,有人担心孩子说方言,会影响学拼音,也有人觉得说不说方言无所谓。可是,我觉得这是一种文化吧,如果大家都说普通话,听起来不是很单调吗?宁波人说宁波话,怎么就稀奇了呢?”
调查
不少家长对孩子会不会说方言无所谓
昨天,记者也在微信朋友圈做了一个小调查。在家里,家长跟孩子说普通话还是方言?
半小时,16位朋友留言,其中13人表示孩子听得懂方言,但基本说普通话,另有3人说孩子方言、普通话都说得很好。
家住北仑的金女士儿子1岁多,地道的宁波人。家里请的阿姨来自金华,阿姨有时跟孩子交流,说金华话。对此,她很看得开,“我不介意,就当是传承金华方言好啦!”
王女士老家在台州,定居宁波好些年。在家,她和老公、儿子说普通话,但她觉得方言不能丢,于是每年会安排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把孩子送回老家,在老家,只说方言。另外,家里请的阿姨是河南人,儿子听得多了,还会说一些河南话。“老公是杭州人,奶奶是海盐人,我是宁波人。家里三种方言妖魔军火商,难道各说各的?孩子会很茫然吧,我担心会影响她说话,所以我们家里只说普通话。”姜女士说,对于女儿学不学方言,她觉得无所谓,普通话通用彩霞鱼,何必纠结于会不会方言呢。
像姜女士一样,大部分人留言表示,会不会方言无所谓,也不会刻意去教。

观点
幼儿园园长:家长应多鼓励孩子说方言
“现在的孩子一进幼儿园就说普通话,有些方言说得很溜的孩子,在这个氛围下也不会说方言了。”
海曙胜丰幼儿园园长郑爱凤告诉记者,虽然这是一个大环境,但会说方言应该是一件很骄傲的事,越小学,越容易学会。
说方言,会影响以后学拼音?生活在多语言环境下,会影响说话?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我们这里有个苏州插班过来的孩子,起初只会讲他们当地的方言,跟其他小朋友交流有障碍。他完全听不懂人家说什么,挺自卑的,常常哭。
结果,两三个月后,就学会普通话了。”郑爱凤说,孩子的语言模仿能力是非常强的,在这个年纪学习多种语言是很好的时机。一开始说普通话,在这基础上说更多的语言,也是智力开发的一种方式。
“我们幼儿园时常会让老师教孩子念宁波方言的童谣。在家,家长应该鼓励孩子多说这宁波话。”
当然,郑爱凤也建议,不管家长跟孩子说的是哪种语言,都不要强迫孩子去学。家长要做的就是多说,多和孩子交流,孩子听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
方言专家:方言面临危机,缺少的是语言环境
“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调”,方言的文化魅力就在这里。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教授肖萍从事方言研究多年,是宁波方言数据库的负责人,“宁波方言正面临着危机依普斯,我们想找个能说一口纯正方言的代言人都非常难,这是每个城市都存在的问题。”
“方言是一种地方特色,是一种文化底蕴,对我们来说,也是地域身份的象征,不应该丢弃。”肖萍认为,缺少语言环境是方言危机的一个主因。
现在夫妻中有一方是外地人的情况很多,家里一般讲普通话,孩子怎么有学习方言的氛围呢?“如果夫妻都是本地人,就有条件说方言,我建议家长在家能用方言跟孩子沟通福山芳树。”

能不能说方言走出西柏坡,要把握一个度,要看场合。学校课堂上,一定要说普通话,课间玩耍就可以用方言。
“现在很多年轻人不会说宁波话,甚至老一辈里也有不少人在语音用词上与老底子的方言不同奈克瑟斯剧场版。在我看来,保护方言,就跟保护城市文化一样。”
我们能做什么?肖萍认为,除了家长的引导,学校也可以开设选修课,政府可以营造方言的氛围。

快评莫让文物保护遗憾在方言传承上重演
不得不承认,从实用角度看,方言确实不如普通话好使。这就像国际间交往蹇宏,大家都说英语比各说各的母语方便得多是一个道理。
在人口集中的城市,普通话对方言有明显的挤出效应。
和其他方言一样,宁波方言也面临“宁波人说宁波话,怎么就稀奇了呢”的窘境。普通话推广到今天,对“孩子会不会方言无所谓”的家长越来越多,成为任何一个城市都存在的问题陈昱彤。
于是,每隔几年,舆论场上总会出现“要不要保护方言?如何保护?”的辩论。
之所以会有争议,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无论是专家、官员还是市民,谁都很难准确地预料到数十年乃至数百年之后,保护或不保护方言对于情感和文化传承等方面,究竟会产生多大的损益?
在上世纪50年代,要是有更多的人像梁思成那样准确地预料到拆除北京城的巨大遗憾,这座古城或许可以保护得更为周全。
而今放眼全国,像平遥那样得以保全的古城能有几座?同样道理,谁能保证那些今天对方言保护“无所谓”或者嚷嚷“让历史的归历史”的人士,若干年后对流失殆尽的方言不痛惜万分?
还有,方言越来越没有实用价值的说法并不科学。很少有人意识到:语言是思维的工具,绝大多数人平常用以思考的工具,正是他(她)从小学会的方言,而非后来学到的普通话或外语。
在多数情况下,也只有用自己最拿手的方言,才能更慎密地思考、更精准地表达内心深处最复杂的情感。

其实,只要不将建设、发展与保护对立起来汇生通,方言的保护、学习与传承在技术上并不是大问题。怕就怕为了所谓的“发展”而“大拆大建”,像当年毁损古建筑那样将方言弃之而后快,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退一万步说,就算后来的事实证明,方言并不像今天我们想象的那样值得保护与传承,也没啥好后悔的。
想象一下,若干年后你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偶遇一位宁波老乡,那么,是他的普通话、英语还是他一口石骨铁硬的宁波话更能勾起你的乡愁?哪一种语言更容易激起你与他拥抱的冲动?你懂的。
来源:宁波晚报胡晓新

标签:

上一篇: 川汽野马f12一卡在手,济宁我“游”!全市所有A级景区任你行...-济宁晚报
下一篇: 张望的近义词一周一次的燕郊高薪工作推荐,千万别错过!-燕郊在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