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个个很欠抽一夜缠绵后,床单染得好红……-每日好书精选

发布时间: 2年前 (2019-06-25)浏览: 129
一夜缠绵后,床单染得好红……-每日好书精选



- 从不欠人情 -
宋温心到农村外婆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小村庄里十分的宁静。
就在她准备开门进屋的时候,院子里的草丛里,忽然传来一阵的动静……
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打理,草丛的草长得很茂盛。
她惊了一下,以为是蛇……
“咳……”草丛里,传来一声粗重的咳嗽声。
“谁?”她被这声咳嗽吓的大惊失色。
可是却没有人回答她,只听见一些微弱的喘气声。
宋温心壮着胆子三国真髓传,大步的走了过去,一看,这里竟然真的躺着个人。
这可把她吓坏了,连忙拿出手机,试着照亮草丛里,想看清草丛里的人。
草丛里躺着一个短发的男人,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休闲裤。
但白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染得血迹斑斑……
空气里,也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伸手轻轻的碰了下男人的身子,还是热的,她才放心了一些。
男人的短发已经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上。
而他的脸上,此时也满是血迹,宋温心看不清他的容貌形声字大全,也不敢多看。
不过看身型,应该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孩。
宋温心见这人伤的挺重,而且这乡村里,急救车进来也不方便,便决定先把这个男人给拖进屋子里。
想着,她便伸出手,抓住男人的胳膊,准备将他挪进屋……
…………
宋温心家里是中药生意的,外婆以前也是村里的一名老医生。
外婆家里住的房子,是简单的一层的瓦房,但是屋子里的宝贝倒是不少,除了许多的中药,也有不少的西药。
宋温心的力气不大,可男人的身高却有一米七多,体重自然也轻不到哪里去,她费了好的力气岩鸽,好不容易将男人给挪进了屋,宋温心便将他放在了一旁,便开始查看他的伤势。
他身上的伤艋舺插曲,都来自他胸口那里的一个枪伤……怪不得会留这么多血。
可她毕竟不是医生,也不会取子弹。
她目前能做的,只先帮他将血止住,再看情况!
她将外婆家里的宝贝都翻了个遍,才找到了一些急救止血的药物。
她将男人的衣服撕开,然后撒上止血的药粉……希望能止住那些血。
男人皱了下眉眼圈熊,似乎是感受到了药物带来的疼痛,他微微的张开眸子,露出一双漆黑色的眸子。
“别碰我。”就在这时候,男人忽然醒来,伸手将宋温心一把推开。
宋温心被吓了一跳……
“我帮你上药了,血应该会止住一些,我现在给你打电话立川谈春,叫车送你去医院!”宋温心也没敢正眼看他,便伸手拿手机。
这时,男人却伸出手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不让她打电话。
“你是江海的人?”男人却警惕的问,好像她是什么坏人一般。
“什么?”宋温心只当他是受伤说胡话,什么江海江河,她都不认识。
“这是止血的药物,你自己先处理一下,我去找点药给你吃!”宋温心将手里的药粉放在了地上,然后转身去外婆家的柜子里找药……
男人坐在地上,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膛伤口上的药粉,他伤口上的血伊格尼兹,的确已经止住了。
是她救了自己……
他抬起黑色的眸子,看向那个正在忙着帮他找药的身影,眸色闪了闪。
…………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起来人不少。
紧跟着,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有人吗?”
还没等宋温心回答,门却被人给硬生生的踹开了!
来人有十多人,穿着很奇怪,一身的黑色,手上还拿着刀和枪……
“少爷!”当看见屋内坐在地上受伤的男人之时,众人便连忙冲了过来!
“咳……”那个被称之为少爷的重伤男人咳嗽了一声,忽然指了指僵在一旁不敢出声的宋温心。
众人会意银线草,连忙过去两个人,将宋温心抓了过来!
年仅十六岁的宋温心被这阵势吓到了,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男人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对视着她。
他脸上满是血渍,宋温心连忙转过头不敢去看他。
他却忽然朝着她伸出了手,她更加害怕了。
脖颈……忽然传来一阵疼痛。
宋温心转头望去,见自己脖子上的银项链,此时正躺在他的手心里。
“你……”他抢她项链做什么……
“我从不欠人人情,这是信物!”他会还这个人情!
话落,一条沉重的金链子,被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他却已经由人扶着转身离开。
“走!”
一行人,很快便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宋温心在原地愣了良久。
她低头,看了一眼脖子上沉重的链子,金色的链子上,穿着一只有着奇怪花纹的戒指……
…………
三年后嘿朱迪。
a市,半山别墅陈柏瑜,这里是最顶级的富人区!
深夜。
一辆黑色的跑车,开进了一栋亮着微弱灯光的别墅之内。
车子停下,一个男人,李允熹从车上走了下来。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脚上的黑色皮鞋,干净的发亮。
他长着一张帅气、英俊无比的脸,可一双深黑色的眸子,散发出凌厉的目光,却带着一股寒意……
别墅里很安静,安静的只剩下男人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先生,您回来了。”一名佣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恭敬的轻声道:“晚餐都准备好了。”
男人微微的抿了下薄唇,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不敢靠近的寒冷。
他大步朝着二楼走去,回卧室拉卜楞人家。
卧室的门被打开虎头兰,他迈开大长腿,大步走了进去。
这时,冷峻的脸,忽然闪过一抹不悦。
眉头,也轻轻的皱了起来。
这房间里面,有一股……陌生的气息。
而这种气息,来自一个人身上,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女人。
男人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他冷冽的质问声,忽然的响起,
“是周总……他……他说要送您一个礼物。”听见他的声音,佣人连忙跑了出来,吓得脸都白了。
“丢出去!”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毫不留情的声音突然响起。
- 将她丢出去 -
仿佛,那个女人只是一件垃圾一般!
“是,是!”佣人连忙点头,开灯跑了进去,准备去处理一下。
卧室里的灯亮了起来,房间里顿时亮了起来。
而此时,在那张大床之上,正躺着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女人。
佣人跑过去,小声的叫了她两下,可女人动了动身子鬼驱人,却没有打算立马醒过来的意思。
佣人犯难了,可她身后的男人,却显得极为的不耐烦,妖孽个个很欠抽大步走了上前。
心里的怒意,更是无可抑制!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在他的床|上睡觉,而且还睡得这么熟!
可就当他大步靠过去,准备亲手将这个女人丢出去的时候,他的脚步却忽然停住了。
黑色眸子的视线,此时正停在床|上女人的那张脸上。
那是一张清秀可人,而又十分年轻的脸,她脸蛋白皙,长长的睫毛覆在眼脸之上,一张红红的嘴唇,轻轻的闭着,眉头也细微的皱了起来,似乎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看清了她的样子之后,冷峻帅气的脸,闪过一丝丝的错愕与惊讶,是她……
佣人见叫不醒床上的女人,便连忙拿起了随身的通讯仪,准备直接通知保安前来将这个女人丢出去!
就在这时候,江北寒那冷冽到极致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
“滚出去!”
“先生大南迁,可是叫不醒她……”佣人被吓了一跳,她连叫都叫不醒这个女人,怎么让她滚出去李奉三!
“你,出去!”江北寒修长的手指一指,指向佣人,冷冷的说道。
佣人被吓了一跳……顿时糊涂了。
先生原来是让她滚出去?而不是让这个女人?
“可是……这个女人……”
“滚!”江北寒不愿在啰嗦,而是冷冷的出声。
闻言,佣人连忙点头,“是,我马上出去!”话音落下,佣人便连忙撤离了卧室,可是心里却还在疑惑,先生今天是怎么了,竟然破天荒的没有让保安来将那个女人丢出去!
但即使是疑惑不解,她却不敢对此抱有任何疑惑态度。
先生做事,从来都轮不到她们多嘴!
…………
卧室内。
佣人离开了,室内此时非常的安静,安静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江北寒站在床边,盯着床上的女孩看了许久之后,眉间才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怎么会是她?
而此时,床上的女孩却什么都不知道,而是睡得很香。
似乎是周围太过于安静诡异的气氛,女孩才终于有了一丝的反应,她伸手夏刈,揉了揉脑袋。
然后,慢慢的睁开了那双大眼睛全职斗神。
她一脸的茫然,看着这间十分陌生的床,直到……她的视线停在床边的男人之上。尽管面前这个男人帅到完美的脸让她怔了一下,但她还是很快恢复了理智!
她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是谁?”她大惊失色,看着对方。
“这里是我家!”江北寒瞥了她一眼,好心的提醒她。
- 好看到不像话的脸 -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就如他那好看到不像话的脸一样……
可是,却不知是为何,无论是他的眼神,还是他的声音,都让人听不出任何掺杂在里面的情绪,反而还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宋温心愣了一下,脸上随即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她是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的。
“有人将你送给了我马烈孙!”男人又补充了一句。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宋温心才忽然想起什么一样……
沈家宇约她吃晚餐,她喝了一杯水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想出餐厅,可是还没走出包厢,人就晕倒了!
“是沈家宇?”宋温心咬牙,握着被子的手,紧紧的揪着!
男人却冷笑了一声,忽然靠了过来:“你好像关注错重点了罗珊书法!”
他想,现在的重点,应该不是谁把她送给了他,而是……她现在身在他的床|上!
……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标签:

上一篇: 宠物封印胶囊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大愚小娱析龙头04.20)-大愚小娱析龙头
下一篇: 探险driland一天吃六餐——越吃越瘦的减肥方法-智慧女神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