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亚龙鸭脖门女照片一场交易,父亲竟强迫我嫁给一个卧床不起的男人-书丛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06-30)浏览: 185
一场交易,父亲竟强迫我嫁给一个卧床不起的男人-书丛

请点击上方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

维纳斯酒店,顶层贞观游龙,VIP服务人员已经在楼梯口处就位,几十位保镖把守住各个关键出口。酒店值班经理一路小跑赶到总统套房01号门前,小心翼翼敲了敲门。
总统套房内,墙上挂着三幅价值上亿的名画,桌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用来喝水的水晶杯,整个厨房的器皿皆为银器。
全世界只限量十张的高档大床上,一个女人正女人抱着无比丝滑的灰色缎被睡得正香,两条明晃晃的腿毫不忌惮地露在了外面超能右手。
落地窗前,男人正优雅地品着从法国空运回来82年的红酒,桌子上放着的全球限量仅七块儿的百达翡翠腕表折射着晨光,显得无比精致而高贵。
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让朴知薇不耐烦的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股脑扎进了被子里,还顺带用手捂住耳朵,一脸将要爆发的样子李宏彦。
讨厌!大周末的闹什么闹,还让不让人睡懒觉,还让不让人活了!她一个小广告公司的白领,每天在公司要看人脸色,加班加班!现在回了租住的地方都要被人欺负!
想到这儿,她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嗯……等等……这声音……
朴知薇觉着奇怪,勉强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儿,瞟了一眼四周后,立刻清醒起来。
这压根不是她租住的小屋!
干净的落地窗前,一个男人优雅地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看向窗外。那精致的五官,冷漠的表情,外加销魂的双眼,没有扣好的衬衣露出笔挺而健硕的身材……
哇,感觉货色不错呢!好帅!
朴知薇睁着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看向落地窗,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可是睡在陌生人的床上。
“女人,你要再不起来……我的人就要做点儿什么了。”性感的双唇在一开一合之间,早已将他身上的优雅和霸道展露无遗。
啊?采取措施刘宇珊?朴知薇突然意识到,帅哥似乎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
措施,什么措施?等等!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只见门口站着一排戴着墨镜的保镖,酒店服务人员也都战战兢兢在角落里站着,不敢抬头。
天呐,什么情况!
她分明记得昨晚喝多了,然后……
朴知薇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那些保镖,无比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难道不小心走到黑帮老大的房间里了?
Ohmygod!
老天,你在给我开什么玩笑!我昨晚只是和同事去嗨皮,喝高了而已!
不知为何,屋内的气氛仿佛瞬间紧张到凝结!
“滚!”一声令下,其他人如逃命般迅速离开了房间,而朴知薇也被吓得随之一震。
“女人,你终于醒了!”男人放下手中的红酒杯,走到床边上下打量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朴知薇不自觉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那男人,问:“帅哥,这……这是哪儿?我……我怎么……”
“这是哪儿?看来你的记性并不是很好。”男人说话的语气轻佻,眉宇间散发出的不屑竟让朴知薇没有感到一丁点儿的厌恶,“让我来帮你回忆一下?”
他缓缓接近朴智慧,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尖儿,充满暧昧地看着她的眼睛,微皱眉头。
朴知薇彻底傻眼,无比紧张地盯着帅哥那张英俊的脸。
突然那份暧昧和温柔全然不见,捏着朴知薇的下巴倏地有了些许力道,“女人,你把我的孩子藏到哪儿了!”
嘶……好痛!
朴知薇猛然惊醒花都保镖,双手使劲儿推着男人,强装镇定,下巴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剧烈。
她双手紧张地捏成小锤儿,“帅哥,我都不认识你,又怎么可能会有你的孩子?你是在开玩笑么?”
男人冷笑,盯着朴智慧这张脸,一字一顿地说:“还在装……”
啊?装什么?朴知薇满眼的迷茫和无措,双手的力道仿佛也瞬间被抽空。
“早点把孩子交出来,对你我都有好处!”男人满是不屑地看着她,而她的双手早已被这男人按得死死的,毫无任何反抗余地。
朴知薇紧张得倒吸一口凉气,头早已倒在了柔软的枕头里。
这男人刚刚的意思是,她怀孕了,还生了个孩子?
有没搞错,她可是正儿八经的良家少女啊!
二十五年来,她从未曾有过男友,也从未曾约过炮。
这连造人的机会都没,怎么可能会生下孩子!
朴知薇刚想解释什么,那男人竟径直压在了她的身上。
男人无比秀气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游走,暧昧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既然你喜欢这样欲擒故纵的戏码,那我就受累陪你再演一回,如何?”
“你……你放开!放开!”
朴智慧用尽全身力气反抗,“你这个疯子,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
“哦?不认识我?那现在认识也不晚!”这个男人身上那霸道的气场实在让人无法承受,压得她实在喘不过气来。
“你这是强j*ian,我可以去告你!”朴知薇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这时的她吓得魂儿都没了大半。
男人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朴知薇,“哦?告我?”
“没错索桥的故事!你最好现在放开我,否则的话……唔唔……”
男人仿佛是在觅食的猛兽,不给朴知薇丝毫喘息的机会,吮吸着那份甘甜。
倏的,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男人这才发现她那坚定的眼神是如此迷人。
他终于松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却猛然向后揪着她的头发恰恰网,“女人,别给脸不要脸!告我,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去告我么?嗯?”
“呵,你现在对我做的事情足以让我去告你。还有,如果你是为了什么孩子才这么对我的,那我可以非常确定地告诉你,我没有生过孩子!这够了么?”朴知薇坚定地说道。
男人的眼中闪烁着一丝伤感,孙亚龙鸭脖门女照片冷笑,“不够!”
随即,他再也没有给过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她清晰地感受到身上的衣服被那双熟练的手轻易褪下,身体感受到一阵阵的清凉,紧接着那死灰般的绝望扑面而来……
身上的疼痛,外加心灵所受到的震撼,躺在床上的朴知薇茫然无措,绝望透顶,两行眼泪落下,重重地砸在了枕头上,身上的疼痛感无比剧烈,甚至说根本是动弹不得。
空气中仍旧弥留着一些暧昧的气息,男人站在一旁无比冷静地穿上西服,“女人,两天之后,带着孩子来找我。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希望你能掂量清楚轻重,别太不自量力!”
孩子!什么孩子!刚刚发生的一切竟都是因为个莫须有的孩子!
朴知薇闭上眼睛,眼泪唰唰地流着,她刚刚大学毕业,刚刚开始工作不到一年的时间,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她哪儿来的孩子!根本就是他们搞错了!搞错了啊!
可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她的清白,她的一切,应该从昨晚开始就没了吧!不然她刚醒来的那会儿,为何会感受到疼痛?
朴知薇的喉咙如同火烧一般,眼睛红肿,下体无比疼痛,即便如此,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将落了满地的衣物一件件穿上,打理整齐。随后,她去洗手间洗漱干净,无比冷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
她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造了什么孽啊!
朴知薇抽泣着,两腿发软,眼冒金星。
孙管家想警告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只是还没进去,卫生间就传来怒吼。
“滚!滚!”朴知薇满脑子都是那男人对自己做出的龌龊事情。
这时的朴知薇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只要周围有丝毫的波动都会让她无比紧张王百洋。
孩子,都是这个可恶的孩子!朴知薇的眼泪压根就止不住,脸色惨白,如同夜里游走的鬼魅。她心如同被撕碎一般痛,委屈不甘都一并涌上心头。
她只是个刚刚从华大毕业的学生,刚刚在广告公司工作了一年,仅此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孩子!怎么可能!
朴知薇的内心不住地呐喊,脸色惨白如同鬼魅。
等心情稍微平静之后晴雯歌简谱,朴知薇无比狼狈地从酒店离开。
傍晚时分,租住的小屋里,朴知薇坐在浴缸里跑神,眼泪就像是自来水龙头里的水,一直在流。
室友小邱窝在沙发里看完了两集电视剧,这才发现朴知薇竟然洗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薇薇,怎么了吗?怎么洗了这么长时间?”小邱高声问道。
“没事,我马上就出来了!”还在啜泣的朴知薇整理了一下心情,换上睡衣走了出来。
“薇薇,你这是怎么了?今天你的气压真的好低!难道又是客户提出了什么奇怪的要求?”小邱递给朴知薇一瓶饮料,随即又开了一瓶。
朴知薇叹了口气,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波澜,与小邱一起窝在沙发里,说:“这倒是没有,只是……小邱,咋们当了这么长时间的闺蜜了。你有没有记得我以前生过孩子。”
“你生孩子?”小邱听到这话,差点把饮料给喷出来,“你要生孩子,这得是世界第十大奇迹!
“为什么?”朴知薇一脸郁闷地看向小邱,“你也觉得我没有孩子,是吧!”
“我从大学认识你到现在,你连个正经的男朋友都没有。让你谈,你不谈。给你介绍,你也不要。怎么可能有孩子!况且,就算有,我和你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不知道!”小邱笑着打量了一下朴知薇,这才发现她脸色惨白。
“你……该不会是发烧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小邱伸手摸了摸朴知薇的额头,坏笑着,一边摸着朴知薇的肚子,嘴里咕哝着,“难道是怀孕了?要不,我陪你去医院?”
“你才怀孕了呢!”朴知薇听到小邱的话后,这才放松了不少,低着头,心事重重地小声说着:“是啊,我这年纪,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
小邱无奈地摇头,“好啦,不要胡思乱想了,赶快睡美容觉才是正事!明天你可还得照常上班呢,别迟到了。”
“是啊,明天还得上班呢!”朴知薇这才想起,她整整一天都没有去公司,明天上班还得找个理由好好给上司解释一下。
当晚朴知薇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直到凌晨三点多才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别吵裸睡男,朴知薇八点就到公司了。
这个时间点儿公司里只有保洁阿姨在忙活。朴知薇迅速整理好上周他们组的项目报告,处理了一下邮箱里的邮件,很快把落下的工作给补上。
九点,公司里的员工悉数到齐,纷纷忙活手头的事情。
九点半,主管艾米莉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妖娆地走进公司。
朴知薇像往常一样立刻跟了上去,接过主管艾米莉递过来的外套、包包、墨镜,随后将上周的工作进度进行了详细汇报。
“朴知薇,你进公司的时间不长,前后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年的时间。按理说,你的工作经验很少,可即便如此,你的态度……”艾米莉上下打量了一眼朴知薇,翻了个白眼,“说吧,昨天为什么没有跟公司请假。”
“主管,周日的时候大家一起去聚会,我喝多了。真是对不起!像这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了,还有,这个是我整理好的资料。”朴知薇小心翼翼站在主管面前。
主管艾米莉无比厌烦地翻了翻文件资料,随后从一旁拿了另外一份资料递给朴知薇,说:“行了,补上就行逆乱年华。这份策划要的很着急,你赶快看一下做出一个详细的策划案给我。”
“好的。”朴知薇接过相关资料之后,就立刻走出了办公室。
她,朴知薇可刚刚转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可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昨天没来上班已经是天大的失误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做策划。
通过这两天的努力,这个项目的策划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朴知薇对这次的策划很有信心,她在上面也花费了不少心思,主管第一次看到这份策划的时候也是相当赞同。
快到下班时间她被主管叫了过去,说是有关这个项目,还有很多事情要和朴知薇聊聊,所以今晚会加班。
朴知薇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下来,下班时间一过,她就立刻去主管办公室去商量策划案。
只是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主管艾米莉根本没有在公司,秘书小姐也只是说了艾米莉出去一下,马上就会回来。
嗨,领导就是领导,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让她这个职员在办公室里等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却不来。朴知薇揉了揉已经发酸了的脖子,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突然,门发出嘎吱一声趣盘。
“是你?”朴知薇呆住。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让她这辈子都会做恶梦的男人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笔挺的西装衬得他无比俊朗精神种太阳简谱,只是脸上那抹坏笑实在让人心生恐惧。
“你……你怎么会来?”朴知薇那一刹那感觉自己被五雷轰顶,更甚,她觉得自己的灵魂被瞬间剥夺,双脚无法动弹。第一次见面也是如此,这个人身上仿佛有一种无法拒绝的威严。这几天因为工作太忙,她压根就已经忘记了宝宝的事情,粟奕忘记了那天所发生的一切!
她以为对方肯定很快就知道他们弄错了,然后再也不跟她联系。可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你越想逃避的事情,就越是会发生在你眼前。
“我怎么会来?”男人轻笑,径直走到朴知薇面前将她逼到墙角,“女人,我说了,两天的时间,只要你把孩子交给我,我不会对你怎样的。嗯?”
孩子,又是孩子!她朴知薇本来都要忘记孩子的事情了,本来她以为那些人真的意识到自己搞错了!可如今,这个男人又追到了公司里面!
“什么孩子!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朴知薇内心的火山终于爆发了出来,她一把推开他,紧紧拿起桌面上的杯子看向那男人,“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一直纠缠着我!”
对方似乎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不屑地说:“我,缠着你?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正眼看你。女人,再给你说一遍,我只要孩子,其他条件随你开!”
男人放开朴知薇,异常放肆地坐在主管的位置上,翻阅着朴知薇的资料,“别演戏了,开条件吧!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这里耗着。”
没那么多时间耗着,你还来?你以为我有这么多时间听你说废话么?朴知薇觉得这人目中无人到特别可笑!
“有病!”朴知薇小声骂了一句,随后深呼吸,看向窗外,努力让自己冷静。
她非常确定,她压根没有谈过恋爱,在此之前也从来没有和别人滚过床单,何来孩子一说?况且,就算她真有这么一个孩子,身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会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白白将孩子拱手让人!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简历和档案上也写得相当清楚了。我毕业之后就一直在这家公司打工,压根也没有时间生孩子啊!你们搞错了!搞错了!”朴知薇第一次感觉到人生的无望,奋力怒吼着。她的清白已经被这个男人夺取,他到底是还想做什么!
幸好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公司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否则的话,她还真要不知所措了。
只是,主管呢?不是艾米莉让自己留下来的么?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之所以能顺利进入到公司里,或许是主管……
“你的意思是,我,陈迹会弄错?”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犹如在审视一只早已到手的猎物一般。现在对他而言,吃掉猎物已经变得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捕猎的过程罢了。
陈迹?
那个在商界特别有名的天才陈迹!
朴知薇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一些新闻。
陈迹,国内知名陈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年纪轻轻凭借高超的智能创办了一家软件公司,并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将这家公司的规模扩展到世界十强。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陈氏集团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大v游网,犹如一场暴风般席卷了整个商圈。所有公司都为陈氏集团扩张的速度而感到恐惧。而且所有人也都知道,集团能在短期内取得这样大的成就,归根结底是因为有个非常优秀的领导人。
紧接着,在商界以及娱乐圈里,有关陈迹这个人的相关报道也迅速风靡,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陈迹,这个犹如神一般的男人早已是太多女人追逐的对象。
朴知薇作为一个朝九晚五,还经常加班的上班族,她对这个人的认识也仅限偶尔听说过而已。她不喜欢看八卦,不喜欢追星,也不怎么喜欢去了解这些所谓成功人士和钻石王老五,就连陈迹这个名字也是听小邱提起过林蔚殷。小邱都曾说过觉得她朴知薇像原始人,永远跟不上时代潮流。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像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她朴知薇怎么可能会认得!又怎么可能会为他生孩子!可笑,简直太可笑了!
“这位陈迹先生,你真的是搞错了。我从来都不认识你,又怎么可能会生孩子呢?我严重怀疑是你手下的人弄错了资料,又或者是……”
“女人,不要挑战我耐心的极限。大二,你休学一年,每天都在家里待着不出门,而且……”陈迹将几张照片扔到了桌子上,说:“这种情况下,你给我说我弄错了?嗯?”
朴知薇半信半疑将照片拿在手里,只见照片上的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外出买零食,看样子的确是有些憔悴。还有那微微隆起的腹部,虽然是在羽绒服下面,可仍旧能看出肚子的确是比往常的大很多。
“怎样?露馅儿了?”陈迹冷冷地站在朴知薇面前,说:“朴知薇,今年二十五岁,A大本科毕业,本来有机会保研,却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出来找工作,籍贯是……”
“够了!”朴知薇紧紧捏着那张照片,斜眼看向陈迹。
“陈迹先生,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了,我没有怀孕过。大二的时候我的确是休学一年,但那是因为我生病了需要静养,压根也不是什么怀孕。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拿病历给你看。”朴知薇将照片放在桌上,冷笑。
知道她资料了不起?朴知薇知道此时陈迹手中拿着的,正是她朴知薇的资料。
“病历?”陈迹不屑地打量着眼前的朴知薇,“看来我的人小看你了。恐怕你早就已经想好会有现在的局面,也为此造好了假病历!”
“真无语!”
朴知薇翻了个白眼。傲慢,不懂得尊重别人,总想着天下所有女人都会往他身上扑,这人也太自恋了吧!他以为自己是谁?皇上?所有女人都争着抢着为他生猴子?
“女人,注意你的措辞,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陈迹无比冷漠,句句如同刀剑般刺向朴知薇。
“陈迹先生,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大二那年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所以才会出现低血糖、干呕等现象。况且,那段时间我的确每天都在家里待着,但那是因为我在养病。天天在家待着养身体,也不干活儿,吃胖了!懂么?胖了!”朴知薇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荒唐,实在是太荒唐了。
如果吃胖都能算怀孕的话,那世界上怀孕的人是不是有点儿太多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陈迹双眼一沉,拍了拍手,随即从外面走进来两位保镖。
他们一把将朴知薇架了起来,随后,将朴知薇硬生生带离了公司,上了车。
“你们在做什么!我可是有同事和我一起加班的,她要是发现我不在了,肯定会报警,到时候……”朴知薇怒气冲冲地大声吼着,突然脖子上传来了一阵刺痛,随即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朴知薇感到世界都是颠倒的,周围的一切都光怪陆离,很是奇怪。
屋内很黑,黑得只能看到一处有亮光的地方。
朴知薇的知觉渐渐恢复了过来长江巴东网,深呼吸看向四周,浑身颤抖,声音沙哑,内心无比恐惧,这情景实在是太像恐怖电影里的画面了,“你们……你们这是绑架,是软禁!”
“朴小姐,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尽快将陈总的孩子找回来罢了。”心理医师坐在她的面前,无比冷静地问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带着孩子嫁给我们陈总,以后你就是夫人,不用去朝九晚五的工作。这是多少人想要得到的,难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动心?还是说,你有更大的阴谋!”
“你们真是有病!我都说的恨清楚了,没有孩子!大二那年我是生病了,可我那是在家养病,所以才穿的很宽松,才长胖了,仅此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
像这样的话,朴知薇当晚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心理医师用尽各种方法,测谎、催眠等等,可都是问不出任何有关孩子的信息。就像这孩子真的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孙管家站在禁闭室隔壁的监视室里看着,不禁觉得有点儿奇怪。他手里拿着有关这个女人的一切资料信息,再三确认之后,确定资料和找的人都没有错,可为什么对方就是不承认有过孩子?
难道……真的是他们给弄错了?
皮鞋落地的声音打断了孙管家的思路,陈迹如鹰隼般的眼睛看向监视室里的朴知薇,说:“还没有交代么?”
“没有,目前咋们该用的方法都用过了。心理医师的意见是,如果对方没有说谎的话粗口喊麦,那么很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病患出现过失忆的症状,又或者……或者咋们真的弄错了人。”孙管家将一系列的评估报告拿到了陈迹的面前。
弄错了?
陈迹无比仔细的打量着被关在禁闭室里的朴知薇,眼睛里的怒火越来越烈。
三年前,刘氏集团的人为了巴结他陈迹,竟不惜一切代价将刘氏集团的千金刘佳佳送到他陈迹的身边。在包厢请他陈迹吃饭的时候,趁机下药。
陈迹是在离开包厢后才发现不对劲,当时朴知薇刚巧路过,于是他们两人这才有了段露水情缘白驴公子。
事后,陈迹试图联系朴知薇,要钱也好,要其他的代价也罢,总之这个人情他陈迹要还。毕竟像朴知薇这样的女孩儿,如花一般的年纪,应该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吧!
可当陈迹按照资料找到朴知薇所在学校的时候,学校里的人都说她已经怀孕休学,目前早就不知所踪了。
这三年的时间里,陈迹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想到当年那个单纯如白纸般朴知薇,以及那个可能早已降世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孙管家带着资料回来,还说这姑娘可能也是刘家手底下的人……
“肯定没有弄错谷慧子!”陈迹看着手中拿着资料,无比肯定的对孙管家说:“去查查她那一年究竟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资料上的信息会不全。”
“好的。”孙管家拿着资料立刻离开了监控室。
此时的朴知薇在禁闭室里已经过了很长时间,长得她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灯光照得她浑身无力,因为没吃饭,血糖低的她开始头晕脑胀,甚至出现了一些干呕的现象。眼前的一切如同打了马赛克一般,朴知薇感觉到黑暗中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她。
心理咨询师在一旁也实在是审讯不下去了,只好低头按照现有信息做详细评估。
突然,门发出了嘎吱一声响。
朴知薇抬头朝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看去,脸色惨白,虚弱无力,气若游丝。
“已经多长时间了?”陈迹问道。
“一天一夜。自打送过来就不停的进行询问,目前仍旧没有问出任何事情。”
“嗯,去准备一些吃的过来。”
“好。”
话音刚落,禁闭室里灯被全部打开,周围也被照得亮堂堂的。
朴知薇虚弱的身体在见到光亮之后这才好了一些,软塌塌地站了起来,双手想要拽着陈迹的领子,却始终使不上劲儿天心恋吧,“你真是够了!陈迹,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没有孩子,没有……”话还没说完,朴知薇竟虚弱得直接晕倒在了陈迹的怀中。
“叫医生过来。”陈迹微皱着眉头,双手紧紧握着朴知薇的肩膀,轻微晃动着她,“醒醒!”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 shucong.com搜索14031

标签:

上一篇: 南昌理工学院自考一场快递的奇幻之旅-i法治金山
下一篇: 慢慢扒掉美女的衣服一呼一吸,竟然都错了!来看老祖宗留下的长寿呼吸法-学点自然疗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