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无弹窗一剑通天,谁主沉浮!无意收服千年九尾灵狐,以剑道崛起,追求剑道巅峰!-瑞艺网络

发布时间: 6年前 (2015-05-02)浏览: 97
一剑通天,谁主沉浮!无意收服千年九尾灵狐,以剑道崛起,追求剑道巅峰!-瑞艺网络



第1章 画卷
早晨,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东边的朝霞染成一片通红。
一缕紫色的灵气,从东边飘来,盘坐在屋顶的少年,以敏锐的眼神,扑捉这一缕紫色的灵气。
紫色的灵气飘入叶泉眼中,黑色的瞳孔,瞬间幻化为紫色,紫色的灵气在眼瞳中运转三十六周天。
顿时,叶泉的眼白血丝暴涨,望向修炼台上,一名成熟女xing带着一名少女在修炼。
叶泉能清晰地看清楚唐雅柔和叶馨儿的每一招每一式,叶泉的脑海中,浮现一个自己的身影,仿佛也在跟着修炼,这是剑道的基础招式,御剑诀。
拔剑,御剑,追风剑……唐雅柔和叶馨儿修炼一套下来,已过一炷香时间,少女叶馨儿香汗淋漓,终于修炼玩一套御剑诀。
“娘亲,我可以去玩了吗?”叶馨儿用小手帕擦拭小手帕,动作有些匆忙。
叶馨儿并不是唐雅柔的亲女儿,从外面抱回来的养女,当然唐雅柔对待叶馨儿如同亲女儿一般。
“可以,又去找你的叶泉哥哥?”唐雅柔微微一笑。
叶馨儿小脸红扑扑的,刚修炼完,气血本来就通红,加上害羞,小脸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可爱至极。
今年叶馨儿十一岁,情窦初开,接近豆蔻年华的年纪,从小粘着叶泉,长大自然有爱慕之意。
“人家只是看看叶泉哥哥在屋顶修炼如何。”叶馨儿害羞地用小手帕捂住通红的小脸。
“去吧去吧,你这孩子,别忘了我从小对你的教导,你活在叶家,就是为了保护叶家的血脉而存在的。”唐雅柔严肃道。
“是,娘亲无尽相思风。”从小受到唐雅柔的教育熏陶,每当叶馨儿听到这一句,都会变得正经严肃起来,依然当成自己的使命。
唐雅柔望向屋顶的叶泉,叶泉已经修炼完了,在作画。
这孩子一直以来每天都会坚持修炼紫极瞳术,叶泉三岁开眼,原本以为是天师的天才,谁知至今未能凝练出灵气,十四岁成年之际,过了十四岁还是未能凝练出灵气豪门地下情,恐怕叶泉这一生就只能碌碌无为。
伴随着一阵轻风飘来,风中夹着轻微的馨香,一个小巧可爱的小脸,从叶泉身后冒出来,叶馨儿看着叶泉在画着什么。
画上是叶馨儿与唐雅柔修炼御剑诀的最后一式,叶泉画的惟妙惟俏,栩栩如生,特别是眼神,跟剑气的小细节。
“哇!”叶馨儿不由得赞叹一声。
“馨儿,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叶泉道。叶馨儿的身法又精进了。
叶馨儿微微一笑,抱着叶泉的脖子,亲昵地在叶泉耳边道,“我随风而来,随风而去。”
“好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即将到成年之际,不要再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有违女子之德。”叶泉道。
叶馨儿这就不开心了。
“叶泉哥哥,你怎么跟那些老头子一样,你是我哥哥,我抱你很丢人吗?”叶馨儿呶呶小嘴道,更加箍紧叶泉的脖子。
叶泉无奈,只能用手中的作画吸引叶馨儿。
“好了,别闹,馨儿,给你看样好东西。”叶泉道。
“好啊好啊。”叶馨儿双眼闪烁着小星星好奇地说道。
叶泉拿起画册,画册的作画是倒着画的,御剑诀第一式在最后一页,最后一式则是在第一页,叶泉从最后一页开始放下来,画册中的唐雅柔与叶馨儿动起来,栩栩如生,又把御剑诀快速演练一遍。
“好棒好棒!”叶馨儿喜欢极了,原来在叶泉眼中,叶馨儿修炼的时候是这样子的。
画的好美!
叶馨儿抢过叶泉的画册,“叶泉哥哥,这个送给我了好吗?”
少女捧着画册,宛如收到定情信物一般,春意怏然。
叶泉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从小到大貌似到叶馨儿手上的东西,别想再拿回来。
叶泉点点头,这画册自然是留给叶馨儿做留念,毕竟叶泉成功拷贝了一套功法出来,这功法是唐雅柔的,几天前,唐雅柔就提醒叶泉,不能外送,只能送给叶馨儿。
少女捧着画册看得入神,百看不厌,一直到唐雅柔叫上叶馨儿回去r20a7,叶馨儿才收回好画册到手镯储物器中。
心情美滋滋地如一阵风,飞下屋顶。
叶泉没有灵力,不能像叶馨儿施展身法,只能依靠木梯爬下去。
可是叶泉一转身,木梯不见了,一定是旁系的子弟愚弄叶泉。
看叶泉怎么出丑,叶泉微微握着拳头。
从腰带储物器中拿出一张灵符,辅助的风咒符,加持在脚下,叶泉随风落到比武场上。
“谁不服的,可以上来一战!”叶泉大吼道,话音响彻了整个修炼场。
旁系子弟看了看台上的叶泉,叶家上下都知道叶泉是个无法凝聚灵力的废物,但叶泉却嚣张,若不是叶泉母亲是叶家女主人,叶泉还敢这样嚣张?台下旁系子弟议论纷纷。
不远处的叶馨儿看到叶泉很正气地站在台上,知晓自己的叶泉哥哥又被愚弄了,很不服气,正要上台跟叶泉站一起,支援叶泉,却被唐雅柔阻拦。
像这样的小麻烦,唐雅柔知道,叶泉还是处理的来,弱势叶馨儿上台,叶泉变成了被女人庇护的男人,颜面丢得更加不堪。
“哎呦,哪个愚蠢的旁系弟子又捉弄我叶家大少?”叶炎上台,与叶泉站一起,叫喧道。
叶炎是叶泉大伯叶天的儿子,叶天一系一直以来,觊觎叶家主人的位置,甚至连叶泉的婚约也想抢过来。
不过在叶泉成年之际,叶家长老会鉴定叶泉的能力,是否拥有继承叶家血脉传承的能力,同是还会跟同龄人之间比武,以此重新定义叶家的继承人。
“炎哥,这么有空过来修炼场,不出去泡妞?”叶泉道。
“小泉,一个月后就是你的成年礼了,家里的老头子这阵子老让我努力修炼,争做叶家未来继承人,我也很无奈,只能过来这边修炼,其实我不喜欢家族的勾心斗角,更喜欢做外面自由飞翔的鸟儿的。”叶炎道。
叶泉一脸严肃,“炎哥,今天你上来有坏规矩,我的成年礼在一个月后,希望到时,你能准时参加。”
叶泉甩袖走下比武台,不与叶炎争辩。
“哼,看你还神气多久。”叶炎看着叶泉的身影离开,阴险深沉地说道。
叶泉走下台,叹了一口气,叶泉没有灵力,很脆弱,即使自己的防身手段很多,但叶炎靠的太近,很容易败在叶炎手下。
“叶泉哥哥,我若找出那个恶作剧的人,狠狠地打他一顿。”叶馨儿握着粉拳说道。
“不必,一切都在成年礼的比武上了结。”叶泉眼中湛射凌厉的眼神。
叶泉并不惧怕叶家同龄人,叶泉的手段很多,但叶泉的一切手段都必须借助外力,很容易被误认为依靠母亲权势苟活,因此叶泉不甘心。
“很好,男儿当自强。”唐雅柔称赞道。
“谢谢姨娘的支持,孩儿还有些事,先告辞。”叶泉道。
唐雅柔点点头,这孩子太倔强了,像其父亲,唐雅柔流露怜惜之色。
叶泉告别了唐雅柔与叶馨儿,前去叶家的藏宝库。
叶泉身上的防身手段,都是这里拿的,叶家是天师世家,很多灵符藏品藏在宝库中,但是,叶泉从来不会去白拿灵符,这是借用宝库中的聚灵炉子的灵力画符。
“少爷,宝库禁地,还请止步。”一位老者阻拦叶泉。
“三个月还可以进去,为什么现在不能进。”叶泉问道。
“长老会有令,一个月后就是少爷的成年礼,少爷不能借用宝库的宝贝比武。”老者深沉道。
叶泉微微皱眉,显然长老会已经开始打压自己,但叶泉不服气,身为叶家嫡系长子,难道宝库都不能用,更何况,叶泉从未动过里面的宝贝。
“我就拿两百张白符,还有借用聚灵炉子。”叶泉道。
“不行,长老会有令,我不能违背。”老者道。
叶泉冷笑一声,从腰带里拿出一张金色纹路的灵符。
“看见没有,你若阻拦我,这张金刚符就会展开。”叶泉正色道。
金刚符,叶泉母亲赠与叶泉护身用的珍贵珍贵灵符,价值百万两银子,要知道叶家一年的财政收入仅仅只是三百万两,使用一张金刚符就用去叶家财政年收入的三分之一,谁知道叶泉身上有几张,若是叶泉乱用,叶家女主人黄诗云定会责备下来。
要知道叶家十年下来的财政收入,都是黄诗云一手操办的,老者得罪不起,没想到黄诗云如此溺爱自己儿子。
“若少爷只是拿白符的话,倒是可以进入。”老者微微擦拭额头上的冷汗,打开宝库大门,放叶泉进入。
叶泉收好金刚符,黄诗云赠与叶泉三张金刚符,一张无意用掉了,还剩两张。
叶泉进入宝库后,就只是拿两百张白符,随后来到聚灵炉子前,借用灵力窝心马,画符。
在叶家中的同龄人中,叶泉的画符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叶家天赋最高的少年,只可惜凝练不出灵力,叶泉也没有必要拿出来炫耀。
连续画了一百张聚灵符,还有几十张咒术符,叶泉精神力消耗殆尽,停下来休息。
周围都是宝贝,响起门前老者那番话,宝库中,确实有暂时提升力量的宝贝,叶泉微微摇头,强行压抑心中的邪念,不能再借助外物参加成年礼比武,这样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但叶泉还是想带着好奇心,去观赏宝库的藏物。
忽地,叶泉看到宝库长廊尽头是一副女子作画,画上女子身材窈窕,身穿金凤长袍,面色端严,这竟然是当今大唐王朝女帝的画像!第2章 封印的九尾
叶泉迅速走到画前,发现落笔是父亲叶城的名字,落笔带着点犹豫,似乎心绪紊乱,叶泉还发现画中女子的眼睛为空白,这是一幅残画焦守云!
叶泉疑惑父亲为何如此作画,还是有这副画到底是什么时候挂在这里的,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为何一直没有看见。
叶泉深吸一口气,画上如此美丽的女子,叶泉就忍不住,心生帮父亲完成作画的念头。
拿起画笔,在画上点缀着。
当叶泉完成最后一笔,画卷居然充斥着灵力,大唐王朝女帝的娇影栩栩如生走出来。
女帝的眼神湛射庄严,这是叶泉根据女帝的面容,幻想出来的眼神。
“好美,难道父亲,对王朝的女帝……”叶泉竟然萌生父亲对女帝的爱慕之情,毕竟叶城娶了娘亲黄诗云跟姨娘唐雅柔。
这时候,女帝张口,“大胆,何方妖孽!”
叶泉跪下,以为女帝的画像显灵,看透了自己污秽的想法。
可是叶泉身后传来阴凉的轻风,还有邪恶逼人的灵力,压迫着叶泉全身上下的静脉都快凝滞了。
只见一个身上贴满了血符的娇躯,凹凸有致,散乱着长发,眼神阴沉,身上还有锁链穿透,散发恐怖的紫色灵力。
糟糕,从小娘亲告诫自己,宝库中封印着上古魔物,叶泉以为娘亲吓唬自己,却没想到今天现身了。
“千年了,只要我要得到人类精血,就可以破开这该死的封印。”血符封印的女子道。
只见女子身后,有九跟紫色灵气幻化的尾巴,这是千年九尾狐!
平日,叶泉阅读上古魔物的记载,书上画着的九尾狐,长着九条尾巴,实力极为恐怖,能凭借一己之力,毁掉大唐王朝整个大州。
“少年,快退下,别让妖孽触碰到你。”女帝幻象道。
叶泉刚发现九尾妖狐的时候,已经害怕地瘫坐在地上,听女帝的警告勉铃,便迅速退缩自己的身体。
“滚开,区区幻象,还敢阻拦我!”九尾妖狐女子道。
九尾妖狐女子喊叫着,一根紫色灵气的尾巴,爆射鞭笞女帝。
“轰!”地面被九尾妖狐砸出一道裂痕,却并未击中女帝幻象。
原来九尾妖狐的封印并未破解,九尾妖狐施展灵力非常难受,身上九九八十一道血符亮起,像是燃烧九尾妖狐女子,妖狐女子痛苦地惨叫。
“少年,能否借用你的灵力,我这道幻象维持不了多久。”女帝幻象道。
“可是,我身上没有灵力。”叶泉道。
“那你怎么能唤醒我的幻象?难不成,你是……”女帝看了叶泉一眼,有些熟悉,猜测到这少年的身份。
“你等一下,我很快帮你凝聚灵力。”叶泉道。
说着,拿出二十多张聚灵符,施展聚灵符阵,这是叶泉的一个杀手锏,平日中,他都是暗自修炼的,从未有人知道他会操控聚灵符阵。
很快地,叶泉操控聚灵符阵,灵力涌进画卷中。
“很好,少年,坚持一刻钟的时间,我便能加固九尾妖狐的封印。”女帝道。
“一刻钟!这么久。”叶泉道。
一刻钟的时间,恐怕外面的人,已经可以察觉里面的情况,可是叶泉不想暴露自己闯祸了。
“该死的,我一定要喝道精血!”九尾妖狐女子怒了,大概是已经厌倦了千年的封印,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突破封印。
“不好!”女帝喝道。
九尾妖狐女子承受着封印侵蚀的痛苦,向叶泉发起袭击。
女帝幻象用尽全力挡在叶泉面前,阻挡了九尾妖狐女子凌厉的攻击。
此时,叶家上空,黑云凝聚,风云呼啸,电蟒肆意侵袭。
“异像?”叶府中,忙的焦头烂额的黄诗云,收到长老的汇报,便走出府里。
那是叶家宝库的方向,异像肆意侵袭叶府,长老们很急切,怕是宝库有什么神器或是妖孽要出世。
叶府宝库中。
“金刚符!”女帝楞然道。
叶泉遭到威胁生命的攻击,千钧一发之际,金刚符便自动使用。
“当——!”金刚符金色的纹路在燃烧,一个金色灵力凝聚的大钟罩住了女帝幻想与叶泉。
九尾妖狐女子在嘶吼,在疯狂地进攻,金刚大钟在吸收九尾妖狐女子的进攻。
很快半刻钟过去,叶泉的聚灵符阵收集灵力的速度比女帝预算的要快。
“等金刚符耗尽,我便给这妖孽至强一击,至少可以在封印其百年。”女帝道。
叶泉点点头,稳住聚灵阵,不断地给女帝输送灵力。
一刻钟的时间快到了,金刚符也消耗殆尽,女帝的幻象格外地清晰,灵气缭绕。
“好了,我可以给妖孽一击,还有余力巩固封印。少年,你退后。”女帝道。
叶泉散去聚灵符阵,往后退出十米。
“妖孽,吃我一掌!”女帝幻象灵力汇聚玉手,白皙如玉璞,一掌推出,击落在九尾妖狐女子身上。
九尾妖狐女子受到一击,重伤悲鸣!
九尾妖狐女子精疲力尽,紧咬牙关,眼中充满了不甘。
“待我加持一道封印,让你百年不能出声。”女帝道。
“等等,叶家的小子,你父亲在十年前找过我张墨丰。”九尾妖狐女子道。
叶泉顿时呆滞住了,从小到大,叶泉就一直好奇为什么父亲十年前要离开叶家,十年不归,三年前更是失去了消息。
到底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少年,别被妖孽迷惑了心智!”女帝道。
叶泉的身体在颤抖,并不是害怕,而是强烈地求知yu望,想要知道父亲的过去。
叶泉眼前的思绪定格在三岁的时候,叶城带着众多的叶家强者离开叶家,叶泉一咬牙,拿出一张灵剑符,化作一把灵气凝聚的长剑,刺破女帝的画卷。
“少年,你……”女帝怎么也没想到,叶泉居然会刺破女帝的画像。
女帝苦笑一声,用最后的灵力,冲破藏宝库的屋顶,凝聚一道念力,冲破漫天的乌云,而后隐没在异像乌云中。
宝库中,失去了女帝的灵力,整个环境都变得压抑和沉重,九尾妖狐的妖气压制着叶泉身上的血液甚至不能流动。
“少年,你为什么选择我?”九尾妖狐女子也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轻笑一声。
“我想知道我父亲的过去。”叶泉握着拳头遂昌教育网,鼓起勇气,与九尾妖狐女子对话。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必须成为我的奴仆,并帮我解开封印。”九尾狐妖女子道。
叶泉面色凝重,咬咬牙,笑了。
“休想,等我收服你,日后慢慢质问。”叶泉道。
“大胆,敢对本宫不敬!”九尾妖狐女子道。
叶泉拿出从腰带中,拿出降妖幡,叶泉此时很冷静,异常地冷静,叶泉知道此时的九尾妖狐女子已经处于相当虚弱的状态,而且有九九八十一道血符封印,叶泉根本不惧怕九尾妖狐女子,叶泉想要的是,从九尾妖狐女子口中得到父亲的消息。
“降妖幡,起!”叶泉一下子拿出八面降妖幡,平日降妖幡只能收服一些小妖小怪,叶泉也只是在书卷上模拟演练过,还没真正捉过妖。
眼前的大妖,不管如何,也要祭出降妖幡阵尝试一下。
“哼,这种小幡阵还想收服我。”九尾妖狐女子不屑地冷哼道。
叶泉依旧坚持升起降妖幡阵,吸收九尾妖狐女子的妖力。
“收服妖族的灵咒我当然知道,我必须确定你真的在虚弱状态。”叶泉道。
很早之前,叶泉就学习了收服灵兽的灵术,一直以来,母亲黄诗云也想为叶泉找一只能护住的灵兽,可是叶泉始终想坚持在成年礼之前凝聚出灵力,因此才推迟。不过今天遇到一只如此强大妖兽,叶泉心生征服的yu望。
降妖幡阵吸扯消耗九尾妖狐女子的妖力,以九尾妖狐强大的实力,怕也不知道吸扯到何年何月。
“少年,我跟你说,若不是那副画卷除了差错,我现在已经吸到你的精血。原来十年前,叶城已经布局好了。”九尾妖狐女子道。
“我父亲跟你说了什么!”叶泉道。激动的情绪,并未打断降妖幡阵。
“噗!”九尾妖狐女子一掌拍出,瞬间将叶泉击溃。
叶泉爬起来,后退十步,从腰带里拿出,聚灵符,雷咒符,风咒符,叶泉从小修炼精神力,既然身上没能凝聚出灵力,依旧可以用聚灵符产生灵力,然后驱动雷咒符与风咒符。
九尾妖狐女子微微摇头,“罢了罢了,我不跟你玩,与你签订平等的人灵契约。”
十年前,若不是叶城给九尾妖狐女子破坏一道封印,恐怕还得封印个上千年。
“好。来吧!”叶泉道。随后,叶泉从腰带中拿出一把匕首,隔开自己的动脉。
九尾狐妖女子惊讶,“你就不怕我反悔吗?”
“如果你想杀我,早已经杀了吧。”叶泉见九尾狐妖女子拍散自己的降妖幡阵,刚才完全可以像蚂蚁一样捏碎自己。
“没错,没有你,我逃出不去。”九尾妖狐女子道。
九尾妖狐女子身上除了九九八十一道血符,还有十八道锁妖链,十八道锁妖绳,地面还有十道降妖阵,就算利用叶泉所有的精血,叶家上下所有人的精血,都不足以让九尾妖狐突破封印。
因此,九尾妖狐女子与叶泉签订人灵契约,扔下千年修为,以元神的方式寄宿于叶泉身上。第3章 李茜退婚
九尾妖狐女子触碰到叶泉的精血,如吸血鬼一般,汲取叶泉的精血。
“还没好吗,我的血快被你抽干了。”叶泉道。
叶泉此时非常虚弱,精神力也非常虚弱,接近昏迷。
“你身上的封印该祛除了。”九尾妖狐女子在契约未完成之前,用封印的真身祛除叶泉腹部的封印。
叶泉的丹田似乎打破一个关口般,九尾妖狐真身之力疯狂地涌进叶泉体内。
“这是什么?”叶泉道。
“放心吧,我的真身之力,你的身体承受不了多少,不过不转移浪费,顺便帮你疏通经脉。”九尾妖狐女子道。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平息下来。
“好了,刚好你的腰带能容纳我的元神,我暂且先呆在这里。”
叶泉最后的意识,听到九尾妖狐女子的话,便昏迷过去。
一天过去。
叶泉的意识恢复,叶泉并未发现身上有何损伤,反倒体内多了紫色的丹田,终于可以凝聚灵力了。
运转一周圈曾繁胜,大概六星灵徒的实力。
“泉儿,你醒了。”黄诗云关切地抱着叶泉,溺爱之极。
“娘亲,我没事。”叶泉道。
“泉儿,你觉醒了灵力!”黄诗云震惊道。在抱紧叶泉的时候,自然是视察叶泉身上的异样。
叶泉点点头,“大概是吧。”
黄诗云顿时一脸谨慎和严肃,在房间不下结界,随后与叶泉传音。
“泉儿,告诉娘亲,你在藏宝库遇到了什么。”黄诗云道。
叶泉平日在黄诗云面前,会毫无保留,但为了不想让黄诗云担心,叶泉不想吧千年妖狐的事情说出来。
“娘亲,我……”叶泉有些歉意,不敢直说。
“说吧,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情,有我在,我必然不会让那些老东西碰你一根毫毛。”黄诗云道。
“我在藏宝库不小心激活了一副画卷,我正是在那副画卷觉醒了灵力,但那副画卷非常阴险,想要吞噬我的元神,辛亏被我破解,我记得昏迷前,撕碎了那张画卷。”叶泉道。
黄诗云与叶泉对视了五秒,顿时气氛非常安静,叶泉眼中闪过一丝紫意,担心自己暴露了什么。
“哈哈!我儿觉醒了灵力,这是天意。”忽地,黄诗云大笑,非路玉婷常开心。
叶泉缓了一口气,随后展开了笑容。
叶泉的觉醒,无疑最为开心的是黄诗云,苦苦忍耐了十年,终于等到今天,终于可以在长老会面前出一口气,叶家的继承人,固然是叶泉。
“娘亲,我现在的实力才六星灵徒,一个月后的成年礼,我定赶上堂兄他们的修为,击败他们。”叶泉正色道。
“泉儿,这两天,你就在这边好好休养,外面的事情由我来处理。”黄诗云是不想让长老会的老东西来纠缠着叶泉。
可当黄诗云刚说完,外面却传来老者的呼唤。
“怎么了,大长老,泉儿刚苏醒,他需要静养,别惊扰到我的泉儿。”黄诗云道。
“夫人,李家家主的女儿找上门了,说是要跟少爷退婚。”大长老自然想了解里面的叶泉到在藏宝库遇到了什么奇遇,居然能引发异像降临,这时代怕是要变天。
“什么!李家的女儿主动要退婚,我的泉儿真的有那么差?罢了,退就退吧,我也不想要李家的人做儿媳。”黄诗云根本不在乎李家的李茜,当初是老头子们定下来的婚约,太过迂腐,若李家的女儿嫁过来,黄诗云还怕束缚了叶泉的成长。
“等等,娘亲,这是我的终生大事,让我来处理吧。”叶泉还穿着睡衣走出来,退婚这不是什么好事,有损叶家的颜面。
“泉儿,也好,让你来处理,你想如何处理,我的想法是直接休了李家女儿。”黄诗云道。
黄诗云先人一步的这个做法很好,可是大长老不这么认为,其实大长老是想让自己的孙子,完成这门婚事。
叶泉的爷爷在他未出生的时候已经病逝,现在的大长老自然是由叶泉的二爷爷担当,而叶家大长老的孙子自然是叶炎。
“夫人,怕是有些不妥。”大长老道。
“有什么不妥的!”黄诗云道,黄诗云掌握了叶家百分之九十五的经济命脉,操劳叶家上下,名副其实的叶家女主人碧咸是谁,大长老自然尊重黄诗云。
“夫人,这门亲事,由兄长定下来的联亲,自然是相与李家结好,坐镇雷州霸主,你若是退了这门亲事,必然对两家关系造成一些摩擦。”大长老分析道。
“大长老,李家的婚约可以给你的孙子叶炎,但是必须在我泉儿休掉之后,才能改嫁于你的孙子。”黄诗云根本不给大长老好台阶。
被叶泉休掉的李茜,大长老也不会接受,也会有损叶家的颜面,除非,大长老的孙子叶炎作为叶家继承人,那就不会出现尴尬的局面。
“夫人,还请三思,这种鲁莽的处理方式,有损我们叶家在雷州的地位和口碑。”大长老道。
“好了,请娘亲和大长老别再吵了,由泉儿来处理,我一定会处理好这门亲事的。”叶泉道。
大长老嘴角轻蔑的上扬,李家女儿李茜上门退亲,就是要让叶泉下不了台,让叶泉在叶家难堪,冲击叶泉在叶家嫡系继承人的位置,好让自己孙子上位。
“泉儿,你真的在乎这个李茜吗?”黄诗云道。
“娘亲,我只是在乎她会以怎么的理由退婚,我作为男人,自然不能让一个女人做主导。”叶泉道。
见叶泉心意已决,黄诗云只好支持叶泉。
叶泉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向叶府大堂。
李家李茜站在两位李家长老中间,气势强胜,今天怕是冲着必然退婚的念头,冲击叶家叶泉。
“你就是叶泉?”李茜道,从小到大,只见过叶泉三次,距离上一次,还是五年前见的。
“正是在下。”叶泉很有礼貌地抱拳回应,并对李家两位长老表示尊敬的问候。
“好了,我也不废话,我今天来跟你退婚的,理由,未婚夫无能,成年之际还未能凝练灵气,作为李家的嫡系女儿,不想嫁给一个不能凝聚灵气的庸才。”李茜道。
其实私底下就说废物,只是在公共场合,李茜礼貌用语,自然没有直说。
“李小姐,若是你这样的想法,凭你一身鲁夫的武技,能嫁入我们天师家族吗?”叶泉道。
叶家是天师世家,天师在大唐王朝中,备受尊重,高贵的职业。
“你,你,你就是一个废物,你以为我不想嫁给天师吗,可是你能做天师吗?”李茜再也忍不住,脾气暴跳起来。
“废物?那今天给你看看,天师的厉害!”叶泉眼中湛射凌厉的锐芒。
“你想干嘛,难道你想要跟我比武?你够资格吗?”李茜道。
李茜是九星武徒实力,有望在成年之际,突破九星巅峰,成为真正的武者。
十四岁的年纪突破武者,而且还是少女,在雷州中,武道天赋算得上上层的修炼天赋。
“我怎么不够资格,不然我会跟你说出这话。两位李家的长老,想必今日I你们也是给李茜一个公正的说法,如果在你们两人的见证下,我与李茜比武,若我输了,无条件答应你们退婚,而且给你们相应的赔偿,但若是我赢了,这婚约可不是李茜胡来的。”叶泉道。
李家的两位长老眼神对视了一下,觉得叶泉这个做法还不错。
只是叶泉真有这样的实力吗?前来帮李茜退婚,也是不想让叶家的庸才叶泉束缚了李茜一生,若叶泉真有天师天赋,那李茜嫁入天师世家也不亏。
“茜小姐,我看叶泉的说法可行,当然我们两人也会看着你,不会让叶泉使诈。”李家一名长老说道。
“哼,对付他,就算使诈,也赢不了我。”李茜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
“好,一炷香后,比武台见。”叶泉道。
说完,叶泉拂袖而去。
叶泉离开后,大堂外围观的叶家子弟瞬间炸锅,这下有好戏看了,叶家出了名凝聚不出灵气,只懂得用符的庸才叶泉,要对战李家武道天赋上层的李茜。
“泉儿,你要什么符,娘亲我马上帮你准备。”黄诗云道。
“不必了,我的腰带还有一些之前画的符。”叶泉调整好心态,负手看着正在准备的比武台。
这时候,唐雅柔带着叶馨儿来到叶泉身边,先是与黄诗云用眼神打声招呼,两个女人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冷淡。
“泉儿,这门婚事退了也罢,我家的馨儿比李茜好上百倍,十一岁的年纪,已是八星武徒的实力,你瞧那李茜,应该是药罐子起来的。”唐雅柔直言不讳,毫无顾忌。
一旁的叶馨儿听到自己可以做叶泉的妻子,害羞地低下了头,小心肝如鹿子跑跳般砰砰直跳。
“姨娘,谢谢你的关心,我必须赢了李茜,我并不在乎这门婚事,我只是像证明,我不是叶家废物。”叶泉道。
“姐姐,你看泉儿,多自信神墓前传,你觉得这场比武胜率多少?”唐雅柔搂着黄诗云的肩膀说道。
黄诗云微微扬起下巴,“百分之一百的胜率。”
“哦,我可是百分之两百的赌泉儿能赢。”
唐雅柔微微靠在黄诗云肩膀上,看着此时叶泉的背影,似乎看到了当年叶城迷住自己的样子。
“我,我百分之三百地支持叶泉哥哥能赢!”少女鼓起勇气,大声地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两位夫人噗嗤而笑。第4章 糟妻休之
比武台上,叶泉与李茜对立而站。
清风吹拂,李茜一缕长发飘扬,深红色的长发,配上火红色的衣袍,身材凹凸有致,雷州的人们都知道,李家有一个修炼火属剑法的才女。
李茜的优秀,在雷州上孰能耳祥。但叶泉就低调很多,知道成年之际,再也没能保留住叶泉未能凝聚出灵气的丑闻。
李家也是因此,而前来提出退婚,免得叶泉败坏李家的名声。
然而事实,真的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吗?
不,昨日的异像降临在叶家,已经发生了天翻复地的变化。
叶泉,双目湛射焕发的精光,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
“不会吧,平日在比武台上,就看过叶泉装凶上去,若不是爷爷有令,我早就把他打残,现在还真的敢上去,而且还是跟自己的未婚妻打。啧啧。”比武台下,叶炎轻蔑道。
叶炎身边的旁系子弟听了后,不约而同的蔑笑,平日若不是叶泉依仗着黄诗云,恐怕他们已经把叶泉揍地对比武台产生恐惧症。
如今叶泉已经站上比武台,压抑了多少年,叶泉自然知道家族的同年子弟都在嘲讽自己,凝聚不出灵力的废物,但叶泉从来没有逃避过,叶泉虽然凝聚不出灵力,但是战斗手段却不比同龄人差。
叶泉尝试过武道,灵咒符,灵阵等战术,强大的精神力甚至跟唐雅柔交手过,叶泉隐藏了多年的实力,今天要一口气爆发出来。
“叶泉,我劝你还是认输吧,你空手上来,不拿武器,又不会灵术,你那什么跟我拼?”李茜道。
“谁说我空手上来了。”叶泉拍拍腰带,这是黄诗云赠与叶泉的天御寒霜腰带,从云州那边花了好三千万买回来的德林杰,用十二颗千年寒冰打造的储物器。
叶泉拿出几张普通的聚灵符,迅速运行起聚灵符阵,十二张灵符围绕着叶泉旋转,天地灵气迅速聚集叶泉身上。
“叶泉,不是不能凝聚出灵力吗,怎么可以画符,比武中,不能过多地用道具。”李家长老觉得有些不公平超音战士。
“我家泉儿没有灵力,不代表他不会画符!”黄诗云反驳道。
显然叶泉的符是自己画的,也算是自身功力的一部分,这也说的过去,李家长老不语,静静地观战,若比赛中出现不公平,后期再指出。
“你能凭借这些东西维持多久?”李茜一开始好奇,原来叶泉是用符来凝聚出灵力。
“这些符就是我们天师的功力,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叶泉道。
李茜冷哼一声,不跟叶泉再废话,天师的手段,李茜自然知道,天师需要时间来施展灵术,李茜对战叶泉最直接的方式,速战速决。
伴随着一阵剑刃的嗡鸣,李茜的佩剑出鞘,这是一把上阶凡品的火云剑,淬火玄铁制成,对火属的剑法有加持。
“追风剑!”李茜娇喝一声。娇躯徒然冲向叶泉,带着一阵清风,火云剑上凝聚炎火剑气,凌厉的攻势,根本不用去试探叶泉的实力。
叶泉拿出三张风咒符,三张寒冰符,精神力注入,聚灵符的灵力也跟着注入,瞬间爆发,组合成狂风乱做的冰雪风咒。
冰术克制火属的剑法,削弱了李茜的攻击,狂风也阻碍了李茜的追风剑。
李茜也没想到,对方的攻势比自己还要凌厉,李茜的追风剑被打断,立即后退十步。
冰雪风咒术散去,叶泉嘴角轻轻上扬,第一波,叶泉占据了优势。
“噗!噗!……”叶泉的聚灵符天狱飞龙,也伴随着消散了六张。叶泉立即从腰带中,拿出聚灵符补充,腰带里面还有一百多张的聚灵符,只要叶泉的精神力没有消耗殆尽,就可以一直用聚灵符凝聚灵力。
“哼,你别得意,我刚才只是试探你的。”李茜道。
“哦,巧了,我刚才也只是试探你的。”叶泉道。
说着,叶泉从腰带里面,拿出十二张聚灵符,加入聚灵符阵,又拿出了十二张冰咒符。
“同时操控三十六张灵符,天师精神力!”叶家大长老惊讶道。
同时操控三十六张凡品灵符是进阶天师精神力的标准,叶家大长老太小看叶泉了,以为不能凝聚灵气已经算得上废物,但却没想到,叶泉的精神力居然已经进阶了天师级别。
叶泉双手往十二张冰咒符里面注入精神力,瞬间爆发,主动出击,比武台上,冰锥从地面突起,朝着李茜包围。
“呀!”李茜大惊,叶泉的攻势如此猛烈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李茜立即施展剑法,炎火剑气护身。
黄诗云看着台上的叶泉,那坚定的眼神,会心一笑,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
叶泉的攻势很猛,十二张冰咒符落日烟华,所产生的冰锥,足以覆盖整个比武场,当然叶泉会集中攻击李茜。
“火云剑法!火云冲天!”李茜道,灵力爆发,火属的剑气,如火山喷发一般,冲天飞出。若李茜晚走一步,恐怕已经被冰锥束缚在牢笼里。
李茜胆战心惊地看着比武场地面,冰锥凸起,密密麻麻,除了叶泉身边,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
“火云剑法!落星剑式!”李茜娇和一声,这两招本事连在一起施展的。
李茜化作一道流星般,疾速冲击叶泉。
此时的叶泉,反而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笑了。
“雷咒阵!雷霆万钧!”叶泉道。
顿时,比武台上,十二道雷咒符瞬间爆发,整个比武台,被雷电覆盖。
李茜在疾速冲击叶泉的时候,遭到十二道电弧的袭击,闪电的速度,比她的速度要快得多。
李茜被十二道雷电劈中,坠落地面,衣袍磨损,洁白的皮肤好几道外伤,电弧在她的身上跳动,刺激伤口,李茜忍不住惨叫。
“结束了么?”叶泉道。
随着轻脆的响声,叶泉身边的聚灵符化作碎屑消散。
“叶家小子,你竟敢对我们小姐下重手!”李家的两位长老大喝,跳上比武台,赶紧给李茜的外伤用药免得留下隐患,随后用长袍罩住了李茜的娇躯。
叶泉根本不害怕李家长老的镇压,反正怒视李家长老。
“李家长老,你凭什么说我泉儿,胜败乃兵家常事,只怪你家的小丫头实力不够,以卵击石。”黄诗云登上比武台,庇护叶泉。
这时候,唐雅柔抱着配件也登上比武台,站在黄诗云身后,紧接着叶家的长老们也跟着上台庇护叶泉。
“那一剑若是刺下来,我必输,只可惜,李茜,你的心思不够细密。”叶泉走上前来说道。
李茜看着叶泉的眼睛,非常惶恐,像是见到猛兽一般。
李茜现在才知道,在叶泉面前,如此弱小。
李家两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今天怕是退不了婚,总算不是无功而返,至少探查清楚了叶泉的底。叶泉并不是废物,而且精神力超乎常人,也许凝聚不出灵力只是一个幌子。
“好了,叶泉少爷,既然你战胜了我家小姐,自然遵守婚约,若是可以,叶泉少爷成年礼后,李叶两家就可以准备婚礼了。”李家长老也很无奈,谁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
为了挽回颜面,只能尽快把婚礼办下来,免得被人说闲话。
李茜只能认命,只怪自己犯贱,自讨苦吃,最终还是要嫁给叶泉。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李茜?”叶泉道。
“叶泉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家长老问道。
“很简单,李家女人配不上我,糟妻,休之!汪玲露”叶泉道。
说着,叶泉从腰带里面拿出一封休妻书,扔在李茜面前。
“你!你!叶泉少爷,你好放肆,婚约岂是儿戏,你说休就休吗?征得我们两家家主的同意?”李家长老对叶泉做出的这一幕也是瞠目结舌,这仿佛就是早有预谋的,这休妻书早已写好的。
李茜瞬间失神,这仿佛被人击败后,又是狠狠地羞辱了一番,李茜的心境低落谷底。
“同意,你们李家的女儿,已经配不上我家的泉儿,我同意休掉李茜。”黄诗云第一个站出来说话。
“夫人,请三思,婚约这件事情,都还没有通过叶家的长老会。”叶家大长老劝说道。
“休妻书已出,我是不会收回的。”叶泉道。
叶泉站在浪尖上,比武台下,一片哗然,竟然发生这种事情,叶泉好大的胆子,公然在众人面前,直接休掉李茜。
“啊,我受够了,我才不要嫁给这种家伙。”李茜悲叫道。
“小姐,你冷静点,这关乎李家的颜面,我会为小姐讨回公道的。”李家长老道。
李茜怒视叶泉,恨透了叶泉念春归,恨不得用火云剑鞭笞这个家伙。
这里毕竟是叶家的场,李家才来了两个长老,并不能为李茜挽留些什么官术无弹窗,毕竟李茜输了,主导权自然在叶泉手上,这不像是叶泉意气用事,一切都有可能是叶家的阴谋,李家长老很快就带着李茜离开了。
第二天,叶家长老会召集开会,叶泉并未长老会上,一切都交给了黄诗云去处理。
黄诗云极为庇护叶泉,叶家上下也看到了叶泉的实力,而且黄诗云强调那天的异像,叶泉觉醒的征兆,一切的一切都是天意。
黄诗云本来想让叶泉免去成年礼比武,直接作为叶家直属继承人,可是大长老不死心,还是给自己的孙子争取一丝机会。
而后,黄诗云也妥协下来,叶泉的表现,不仅仅如此,既然长老会不服气,那就让叶泉在成年礼上大放光彩。
.

标签:

上一篇: 我对你的爱净重21克一周瘦10斤!像这样边玩边运动,效果翻3倍!-八点听音乐
下一篇: 奥运村法庭一只成年梅花鹿的价格-梅花鹿养殖梅花鹿价格马鹿价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