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况足球2013rt键一天七次,老公还说不满足……-网文大爆炸

发布时间: 6年前 (2014-11-26)浏览: 116
一天七次,老公还说不满足……-网文大爆炸
霓裳会所,S城最出名的夜总会。
这是夏雨落上班的第三天。
她端着酒盘,站在帝王包厢的门口,对着光滑如镜的墙面,努力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她很不喜欢这种地方,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的她,不再是夏氏集团的千金小姐了,只是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服务生。
不过,无论生活多苦,她都会洁身自好,会强韧地活着。
笑容练习了好几次。
直到隐去了眼中的苦涩,夏雨落这才伸手敲了敲门。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打开了门。
夏雨落低头走了进去,小心之中透着紧张。
最顶级的贵宾包厢里,几个男人,几个女人,左拥右抱,放肆地调情。
这样的画面,夏雨落已经看了三个晚上。
可她还是觉得不舒服,只因为这里的工资很高,急需生活费的她,不得不忍受。
也许,“忍受”是夏家破产后,她学会的第一个技能。
夏雨落垂着头,把红酒放到了桌子上。
“先生,需要把红酒打开吗?”
“等一会儿,我朋友来了再开。”
一个男人一边说话,一边在身旁陪酒小姐的身上,放肆的揉捏。
而那个陪酒小姐,熟练的迎合着客人,还发出了让人脸红的呻吟。
夏雨落急忙移开目光,但包厢里,几对男女都是这样的动作。
不由自主的徐凌晨,她向门口走去,“先生,我在外面等好吗?等你朋友来了我再……”
夏雨落小心谨慎的话还没说完,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挡住了门外的光线。
夏雨落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一张熟悉的脸撞入眼中。
一瞬间,她浑身紧绷,面无血色……
“墨少,您可迟到了整整十分钟。”先前说话的男人推开怀里的陪酒小姐,对着夏雨落呼喝道,“小姐,给他倒满三杯酒。”
墨子宸没有回应,夏雨落也没有动作。
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近距离的对视着……
墨子宸一张冷硬有型的俊脸,永远都是冷漠的气息,只是那刀凿一样的五官,深邃立体,吸引了整个S城的女人。
夏雨落不由心头一跳,当初,自己不也是被这么一张脸,给吸引住的吗。
想到这儿,她垂眸想要笑,却发现,内心只有苦涩。
包厢里几个男人同时走了过来,用讨好的语气,把墨子宸迎了进去。
夏雨落回到桌前,低头迅速打开了红酒。
眼泪早就流干了,更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流泪。
可,眼角为什么还是湿润了?
夏雨落倒满一杯酒,抬头一看。
墨子宸坐在沙发上,动作慵懒而又华贵,身边还围绕着好几个夜总会的头牌小姐。
她只是稍一犹豫,最先说话的男人就厉声催促。实况足球2013rt键
“小姐,你磨蹭什么,还不把酒给墨少端过去,要我教你呀!”
包厢里的杂音突然消失,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雨落身上。
在这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夏雨落就是一个怪人岳辛,格格不入匈奴王妃。
一双深邃冷冽的眸子,从人群中穿过,落在了夏雨落脸上。
她没有回头,但却感觉到了那透骨的冷意。
夏雨落的手心紧了紧,朝着墨子宸走去。
走到近处,她清澈的眼睛,毫无感情地跟他对视。
需要害怕吗?需要躲避吗?
不,夏雨落,你并不欠他什么。
墨子宸的眸子眯了眯,并没有接过夏雨落手中的酒,薄唇轻轻地掀动:“就这么喝,没意思。”
他朝着旁边的女人看了一眼,那女人立刻会意地娇笑起来:“墨少,你真坏!”
陪酒小姐嘴上虽这么说着,手却快速地拿起杯子,饮了一大口,然后勾住了墨子宸的脖子,口里的红酒渡给了他。
口哨声和掌声同时起来。
夏雨落撇开眼去,忽略心头那种麻木的疼。
真的,早就麻木了。
那样的天翻地覆后,她与他,从此只是陌路。
或者,从一开始就是……
她只是他复仇的一枚棋子死亡繁殖,不是吗?
陪酒小姐的一口酒结束,墨子宸却没有放过夏雨落的意思。
他勾起唇角,笑容,带着一丝玩味,看着夏雨落问道:“你叫什么?”
夏雨落垂着的手攥了攥手心。
这个恶劣的男人,这样做有意思吗?
“喂,墨少问你呢?叫什么名字?”
陪酒小姐娇嗲的声音,不难听出有一丝妒意,假睫毛一颤一颤的,给了夏雨落轻蔑的一瞥。
“薰衣。”
夏雨落咬着唇,说出了自己在这里的工作名。
指甲深陷了肉里,她也不知道疼痛。
虽然尽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却还是带了些微的颤抖。
他已经把她推入了地狱,还不想放过她吗?
叫什么名字?呵呵,世上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
“先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今天客人多,比较忙。”
说着,她转身就走。
可脚步刚刚迈开,身后就传来冷冽、霸道、无情的声音。
“站住!第二杯酒,喂我喝下去。
他说什么?
一时间,夏雨落几乎不敢置信,只能听到耳边的声音嗡嗡直响。
心,好疼,鲜血淋漓。
心里的伤被再次剖开,夏雨落反而勾起了嘴角:“不好意思,恕不奉陪。”
她挺直了背脊,忍下了眼泪。
即使要哭,也绝不让这个男人看到。
墨子宸一声低笑:“都到了这种地方,还要装清高?夏雨落,你还以为自己是小姐吗?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面子干什么?”
“墨少爷费心了。我能不能养活自己,不用你操心。”
夏雨落笑了笑,“墨少爷如果能高抬贵手,让我出去,我想我会很感激。如果你非要为难,那么我现在就辞职。”
说完,她就冲了出去。
紧接着,她冲进了洗手间,背靠着冰冷的墙壁,直直站着。
眼泪在眼眶里打滚,手心贴着墙壁,想要抓紧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只有满手的汗。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一个男人,残忍到这种地步?
曾经的温言软语都是陷阱,曾经的甜蜜相处都是算计……
夏雨落狠狠用水浇了几把脸,脸上的妆容一片模糊。
她干脆把脸冲了个干净,拿过纸巾把脸擦干,对着镜子深呼吸了几次,才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这时,对讲机里,响起了值班经理琳姐的声音。
“薰衣,到帝王包厢,再送两打啤酒。”
又要到帝王包厢?
墨子宸,你是不给我留一点活路吗?
夏雨落呆滞的走出了洗手间,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
叶青青也是一个服务员,正好碰到夏雨落,不由关心的问:“落姐姐,怎么了?什么事不开心重生鲲鹏啊?”
“没事……”
夏雨落摇摇头,看着叶青青手里的酒牌,“青青,这酒是送到君子兰包厢的吗?我们交换一下怎么样?帝王包厢要的是两打啤酒。”
“好啊!”叶青青眼睛一亮,她的年纪比夏雨落更小风速歌,来这里上班,也是为了挣钱给父亲治病。
“刚刚就听琳姐说了,帝王包厢的小费是最高的,而且啤酒盖子还能换不少钱呢!落姐姐,你真好!”
两人交换手里的酒牌后,叶青青欢快地朝帝王包厢跑去。
夏雨落怔了怔,敛去眸中的苦涩,也加快了脚步。
她现在背负巨债,这份工作,是她几份工里面收入最高的,她不想失去。
刚从君子兰包厢出来,夏雨落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拿出手机,上面的号码让她的心,陡然一颤。
这个号码,烂熟于心,多少次她默念着这个号码甜蜜入睡,而现在,她看到的只是噩梦。
夏雨落狠狠地挂断电话,可是几秒钟之后,手机又响起。
再挂断,再响起,再挂断……
“墨子宸,你够了!你究竟想怎样!”
夏雨落被迫接通,忍无可忍地咆哮。
只是,那边的声音,依然是轻描淡写的:“夏雨落,你确定要让你的朋友代替你吗?”
代替?
夏雨落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心脏也跟着抽动,什么意思?
青青她……代替,代替她什么?
她咽了咽唾沫,正要开口,那边的电话却被挂断了。
“……”
夏雨落咬了咬唇,低咒一声,马上拔开脚步朝着帝王包间跑去。
要知道,这种地方有多混乱多复杂。
而青青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她绝对不能让她出什么事,陆雨棠绝对不能!
门被砰地一声推开,里面很安静,偶尔传来青青小小的抽泣声。
“青青,发生什么事了?”夏雨落一把拉住叶青青的手,“告诉姐姐,怎么了?”
“她把老子惹毛了!”一道声音在右侧响起。
夏雨落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个看着粗犷的男人,刚刚她在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应该是刚到不久的。
“落姐姐,我推门进去,不小心把……把酒撞洒在陈总,陈总身上……我,我不是故意的……”叶青青整个人缩到了夏雨落怀里,浑身不停颤抖。
夏雨落也很怕,但为了青青,还是极力镇定的说道:“她真不是故意的,陈总,衣服我们会赔给您……”
“谁还在乎这点衣服钱?我不过让那个小妹妹亲亲我,表示安慰,可是,她却把酒洒到我脸上。”
陈总上下打量夏雨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邪恶的要求道:“如果真要道歉,是不是要她把这些酒给舔干净了?那才叫诚意,其他的,我都不接受!”
“不能换一种方式吗?”
夏雨落深吸了口气。
这种地方的男人,除了有钱,就不能有点素质吗?
“能!”陈总阴阳怪气地拖长了调子,目光死死的看着夏雨落诱人的脸,“把这个小妞换成你怎么样?”
说着,陈总突然抓住了夏雨落的胳膊。
因为没有防备,夏雨落狼狈地跌入陈总怀中,陈总大笑起来:“来,亲一个……”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清脆的声响爆炸开来。
夜总会的服务生竟然打了客人?还是帝王包厢的客人!
一瞬间,包厢里一片惊讶的沉寂。
陈总满脸狠戾六经注我,“小婊子,竟然敢打我?今天我不上了你,我就不姓陈!”
陈总正要扑过去,角落里,突然响起清冷平淡的声音。
“陈旭,闹够了?”
墨子宸宛如帝王,手里轻轻摇着红酒,只是一句话,就让陈总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陈总看着夏雨落,眼中充满了贪婪,忍不住道:“墨少,我……”
墨子宸微微眯眼异世食仙,看似随口道:“我今天想安静一点,人太多了。”
一瞬间,包厢里鸦雀无声。
陈总脸色发白,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了墨少。
墨子宸不再说话,其他人不敢出声,陈总尴尬的笑了笑,最后灰溜溜的出去了。
出门的时候,他恶狠狠的看了夏雨落一眼。
“落姐姐,你没事吗?”叶青青的声音带着哭腔,随即对着墨子宸,简直要磕头拜谢,“谢谢墨先生,谢谢墨先生。”
“青青,我没事,我们走吧。”
夏雨落拉过叶青青的手,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墨子宸这次没有阻止,可,还是有人出声了。
“夏小姐,墨少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你就准备这样谢谢他?”
包厢里很多人,从墨子宸的反应看出来了,墨少对夏雨落……很有兴趣。
这样讨好的机会,聪明人怎会放过。
夏雨落身子一僵。
那人又笑道:“没有墨少帮忙,你们会有什么下场,夏小姐应该很清楚。至少,该把先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对吧。”
“落姐姐,什么事情?我可以……”
“青青,你先去君子兰包厢服务一下。”
夏雨落打断叶青青的话,看着她疑惑地走出包间,才轻轻地松了口气。
“墨少爷,刚刚谢谢你帮助了青青。“”夏雨落走到了墨子宸面前。
墨子宸慵懒地坐着,手不时地撩着旁边美女的秀发,似没有听到夏雨落的话。
只是,他的目光,似有若无的落在了酒杯上面。
意思,很明显了。
混蛋男人!
不就是喂个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夏雨落咬着牙,拿过一杯红酒,朝着嘴里猛灌了一口,然后,快速地朝着墨子宸走去大江户之城。
慢了,她怕自己会没有这样的勇气。
两人的脸迅速拉近。
明明就是被迫的,可心跳,为什么还是很厉害?
夏雨落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气息,脸颊不由晕红弥漫,伴随着的,是一阵阵心底的绞痛。
夏雨落,你在心痛什么呢?
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从来没有……
夏雨落,醒醒吧,从一开始,你就是他握在手中的一枚棋子。
逼近,唇瓣相贴……
在这方面,夏雨落一直是木讷的,哪怕他有调教,也不如别的女人悟性高。
而今,更是身体僵硬得可怕。
突然,她的头被一个猛力扣住,站着的身体跌入了男人的怀抱。
墨子宸的舌,放肆地在她口腔里翻搅,跟从前一样的强势霸道,口中的红酒一点点地渡了过去。
红酒没有了,可他的舌还在她口中放肆……
夏雨落想要推开墨子宸的身子,无奈他的力道大得惊人,她的抗拒,只会让吻更加炽热。
一个吻结束晴空月儿明,好像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夏雨落浑身瘫软,满脸晕红。
不得不承认,每一次,她都会沉醉在他的吻里。
“红酒味道不错。”墨子宸似意犹未尽,舔了舔唇。
夏雨落迅速地推开他,垂下眸子。
“谢谢墨少今天出手相助,我先走了贾秀琰。”
本文未完,请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后续情节更加精彩诱人!↓↓↓↓↓↓↓↓

标签:

上一篇: 双翅目蠓科一半靠父母一半靠自己——颜宁、一诺:父母眼中的别人家孩子而已-呵呵人物
下一篇: 快搜浏览器一只麻雀的故事(看了三遍还想看,太感人了)-佰优健康产业

︿